您的位置
主页 > 热点专题 » 正文

歌坛隐世高手一眼看去平平无奇,开口唱到最后一秒还是气势磅礴

来源:www.szhanbang.cn 点击:1683

这首原创好歌是献给你的。四天前,我想分享“我所需要的只是小胡子下的一张受所有生物欢迎的嘴”。这是媒体对林子祥的评价。

如果你不熟悉林子祥的名字,不要惊讶 他不是偶像崇拜者,而是一位72岁的“去世的歌手”。

不要和陈奕迅相比,他现在是香港的“冠军”。即使与三级歌手相比,林子祥的受欢迎程度也不一定比他们高。

然而,作为一个在香港歌坛获得金针奖的宫廷人物,林子祥属于“如果你不唱歌,你会很棒”的“宝王”

2019年,72岁的林子祥在香港红馆举办了五场演唱会。音乐会挤满了人,这足以显示他的魅力。

张学友跟他开了个玩笑,大意是“请不要叫他林子祥所在的地方的歌神”

不要和陈奕迅相比,他现在是香港的“冠军”。即使与三级歌手相比,林子祥的受欢迎程度也不一定比他们高。

林子祥能唱多远?

林子祥能唱多远?

只听《成吉思汗》

这首歌的难点可能在于,如果你参加音乐学院的高调注册,你可以通过唱这首歌直接进入下一个层次。

《成吉思汗》的三重密度可以说是全范围高能。 简而言之,就是将十首歌中其他歌手的高音浓缩成一首歌。

此外,林子祥歌唱的特点是,无论声音有多高,他都可以不用假声直接到达真实声音的顶端。

即使他从低音变为高音,他的歌声也不会变得柔和,在最后一秒他仍然是威严和阳刚的。

歌坛称他为“铜喉、铁肺”和“天生奇怪的喉咙” 为什么林子祥的受欢迎程度在下降?

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他的歌太难唱了!

按照林子祥极其困难的演唱风格,不要说普通大众不会唱歌,即使是音乐行业的领导者,也很少有人敢拿它做文章。

除了《成吉思汗》,《十分十二寸》 《海市蜃楼》 《数字人生》 《阿Lam日记》 《十分十二寸》,很少有歌手会唱歌

在1985年香港十大翡翠固体金像奖上,林子祥在整个颁奖仪式中以极高的热情表演了《分分钟需要你》,处于巅峰的张国荣和谭咏麟都无法抹去他们的锐气。

艺术作品的受欢迎程度通常与受欢迎程度成正比

林子祥这样唱,注定要成为一名“边缘歌手”

02

一些媒体曾经说过,谭咏麟和张国荣只是“面子巨星”,而林子祥是香港音乐产业的“内在巨星”。

毫不夸张地说,林子祥对香港音乐的影响达到了空前的高度。

歌唱不仅无与伦比,创作水平也无与伦比。

自创作《在水中央》以来,它仍然是一首经典的广东情歌。

1980年,《我是歌手》荣获第三届中国十大金曲奖音乐会金曲奖

林子祥把叶倩文放在王座上,刘德华成为香港的四大天王,他也是背后的“无形之手”。

在后来的采访中,刘德华多次提到他的演唱标准是由林子祥一个接一个弹吉他来教的。

林子祥就像金庸小说中的隐居大师 乍看之下,这很普通,只有当一个人移动时,他才能知道自己是世界上最好的球员。

在湖南卫视《阿Lam日记》的舞台上,作为李克勤的演唱嘉宾,年纪很大的林子祥戏谑地演唱了《数字人生》+《我是歌手》。

用网民的话说,这两首歌是“许多异常的歌词,节奏快到了异常的节奏和有节奏的香港说唱”

第一首歌被誉为中国音乐中的“第一首说唱歌曲”,第二首是现代“神曲”的鼻祖。它结合了电子音乐和数字幽灵,高音真实的声音和对highD的暴力

即使是音乐界的“行走光盘”李克勤也认为自己跟不上

舞台是自由的,舞台是“不羁的”

《毛诗序》一离开舞台,林子祥就说他会回去睡觉,因为“早睡早起可以保证他的声音保持清新。” 许多人说他们被林叔叔“撞倒”。

起风起云容易,退隐江湖难。

世界不断变化。真正的大师仍然可以很容易地赏花、修竹、喝酒和朗诵诗歌。他们平静、天真、活泼。

03

是如何发展这种迷人的个性的?

古典诗集《零点十分》有句谚语:“中间有东西在动,是一首歌。”

音乐是灵魂的声音 他唱什么样的歌经常显示他是什么样的人。

你如何定义林子祥的歌曲?

着名导演贾张克说,“当时流行音乐也有强烈的爱的感觉。” 什么是善良?这不是简单的肤浅的爱。我对你有好感,你对我也有好感。时间、相互的责任以及对爱情和正义的忠诚铸就了强烈的记忆。 “

”正是“善良”这个词,贯穿林子祥的情感和生活。

1984年,林子祥在去厕所的时候写了一首诗《零点十分》,第二天送给了叶倩文

正是这首看似不引人注意的歌让长期未见好转的叶倩文突然变红。

同年,《重逢》获得当年十大玉石纯金,叶倩文首张专辑问世。从那以后,她在梅艳芳之后和王菲之前都享有香港歌手的美誉。

”正是“善良”这个词,贯穿林子祥的情感和生活。

这首歌唱道:“在狂风大作的日子里,嘲笑凋零的花朵;在雪舞的那天,向月亮举起你的酒杯。 这种心情,这种路,我们一起走 我希望你能爱我,对老人,对野外;我希望你能陪我到天涯海角。 即使一切重新开始,我也不会改变我的决定。 我选择了你,你选择了我 “

歌词曾被媒体说成是他们情感的真实写照

俗话说,“有许多人是红色的,是对的。”

他们受欢迎后,两人之间的流言蜚语不胫而走。

然而,林子祥此时仍是已婚男人。

林子祥的妻子是吴正元,他公司的一名高管。在他妻子的身份出现之前,吴正元是林子祥的伯乐

年轻时,吴正元利用他所有的资源一步步把林子祥变成超级巨星歌手,然后两人结婚了

林和吴的恋情一度广为流传,而叶倩文则是破坏这个好故事的戏剧的反面。

当时,林子祥、叶倩文和林忆莲李宗盛也被称为两个最有争议的婚外情。

那时,叶倩文正处于音乐生涯的巅峰。

成功不容易获得。根据这个原则,她永远不应该卷入这浑水中,卷入毁掉她家庭的丑闻中。

此外,叶倩文当时多次说两人相隔14年,他只把林子祥当成导师。

在那之后,外人无法知道他们的情绪是如何变化的。

直到1993年1月,在翡翠纯金十大最受欢迎女歌手中,叶倩文不顾外界传言直言不讳地说:“阿拉姆,谢谢你,你给了我很多支持,教会了我很多,是我的好朋友。虽然别人说我们在约会,但没关系,我仍然非常爱你。” “

1994年10月,林子祥通过他的朋友黄柏高宣布他与妻子离婚 两年后,林子祥和叶倩文在加拿大举行了低调的婚礼。

林子祥在《选择》中写道:“就像你说的那样,有一天你会这样做,恋人们在路上见过面,结果并不多。我希望将来能像你一样,风浪最终会冲破。” 一个人最美好的一天不会太远。我希望我能听到它,分享短暂的时光。"

从那以后,两人都淡出了音乐舞台,相随而老。

04

乍一看,林子祥在国际标准中看起来像一个“无情”的人

当他年轻时,他利用他的妻子帮助他登上顶峰。成名后,他抛弃了家人和儿子,追求爱情。

原则上,一向残酷的香港媒体应该批评这种关系。

然而,令我惊讶的是,在20世纪90年代初,粉丝和媒体都称他们为“一起”

叶倩文在一次采访中直接说,他周围的每个人都渴望做一对。

即使林子祥还没有离婚,当两人去台湾举办演唱会时,他们都直接问:你什么时候结婚?

即使“毒舌”像香港媒体一样,他们对这个“婚外情”都持乐观态度 恐怕只有有关方面知道明星的父母人手不足。

无论如何,在20世纪90年代,一个敢于唱出“你把青春押在明天,我将用我的真实感受换取今生”的女人,如果这不是真实的感受,就不需要背负太多世俗的名声。

台湾作家朱天心在他的小说《愿意》中借用一位中年妇女的话写道:

与“你愿意嫁给我”相比,“你愿意为我抛弃你的妻子和儿子吗?”更吸引人和神圣的,也可以站在祭坛前郑重回答

金针奖,作为香港歌坛的最高荣誉,一直被视为宫廷歌手的入门门槛。经过四天王这么多年的风光,只有“歌唱之神”张学友赢得了这一荣誉。

林子祥在1994年获得金针奖,叶倩文也在2010年获得金针奖。“巨鹰夫妇”成为唯一一对以歌唱界为荣的“金针奖夫妇”。

这篇文章最初是由第一作者写的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。

收集报告投诉。

它只需要一张小胡子下的嘴就能受到所有生物的欢迎。“这是媒体对林子祥的评价

如果你不熟悉林子祥的名字,不要惊讶 他不是偶像崇拜者,而是一个72岁的“去世的歌手”。

不要和陈奕迅相比,他现在是香港的“冠军”。即使与三级歌手相比,林子祥的受欢迎程度也不一定比他们高。

然而,作为一个在香港歌坛获得金针奖的宫廷人物,林子祥属于“如果你不唱歌,你会很棒”的“宝王”

2019年,72岁的林子祥在香港红馆举办了五场演唱会。音乐会挤满了人,这足以显示他的魅力。

张学友跟他开了个玩笑,大意是“请不要叫他林子祥所在的地方的歌神”

香港四大天才之一、老牌音乐界教父黄毅瑜曾经说过,“香港音乐界有两个人不用担心他们的歌唱技巧。不管有多难,他们都能唱歌,而且比你想象的要好。一个是罗文,另一个是林子祥。”

01

林子祥能唱多远?

只听《初夏荷花时期的爱情》

这首歌的难点可能在于,如果你参加音乐学院的高调注册,你可以通过唱这首歌直接进入下一个层次。

《成吉思汗》的三重密度可以说是全范围高能。 简而言之,就是将十首歌中其他歌手的高音浓缩成一首歌。

此外,林子祥歌唱的特点是,不管声音有多高,他都可以不用假声直接把真实的声音加满。

即使他从低音变为高音,他的歌声也不会变得柔和,在最后一秒他仍然是威严和阳刚的。

歌坛称他为“铜喉、铁肺”和“天生奇怪的喉咙” 为什么林子祥的受欢迎程度在下降?

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他的歌太难唱了!

按照林子祥极其困难的演唱风格,不要说普通大众不会唱歌,即使是音乐行业的领导者,也很少有人敢拿它做文章。

除了《成吉思汗》,《成吉思汗》 《十分十二寸》 《海市蜃楼》 《数字人生》 《阿Lam日记》,很少有歌手会唱歌

在1985年香港十大翡翠固体金像奖上,林子祥在整个颁奖仪式中以极高的热情表演了《十分十二寸》,处于巅峰的张国荣和谭咏麟都无法抹去他们的锐气。

艺术作品的受欢迎程度通常与受欢迎程度成正比。

林子祥这样唱,注定要成为一名“边缘歌手”

02

一些媒体曾经说过,谭咏麟和张国荣只是“面子巨星”,而林子祥是香港音乐产业的“内在巨星”。

毫不夸张地说,林子祥对香港音乐的影响达到了空前的高度。

歌唱不仅无与伦比,创作水平也无与伦比。

自创作《分分钟需要你》以来,它仍然是一首经典的广东情歌。

1980年,《在水中央》荣获第三届中国十大金曲奖音乐会金曲奖

林子祥把叶倩文放在王座上,刘德华成了香港的四大天王,他也是背后的“无形推手”。

在后来的采访中,刘德华多次提到他的演唱标准是由林子祥一个接一个弹吉他来教的。

林子祥就像金庸小说中的隐居大师 乍看之下,这很普通,只有当一个人移动时,他才能知道自己是世界上最好的球员。

在湖南卫视《我是歌手》的舞台上,作为李克勤的演唱嘉宾,年纪很大的林子祥戏谑地演唱了《阿Lam日记》+《数字人生》。

用网民的话说,这两首歌是“许多异常的歌词,节奏快到了异常的节奏和有节奏的香港说唱”

第一首歌被誉为中国音乐中的“第一首说唱歌曲”,第二首是现代“神曲”的鼻祖。它结合了电子音乐和数字幽灵,高音真实的声音和对highD的暴力

就连音乐界的“行走光盘”李克勤也认为自己跟不上。

舞台是自由的,舞台是“不羁的”

《我是歌手》一离开舞台,林子祥就说他会回去睡觉,因为“早睡早起可以保证他的声音保持清新。” 许多人说他们被林叔叔“撞倒”。

起风起云容易,退隐江湖难。

世界不断变化。真正的大师仍然可以很容易地赏花、修竹、喝酒和朗诵诗歌。他们平静、天真、活泼。

03

是如何发展这种迷人的个性的?

古典诗集《毛诗序》有句谚语:“中间有东西在动,是一首歌。”

音乐是灵魂的声音 他唱什么样的歌经常显示他是什么样的人。

你如何定义林子祥的歌曲?

着名导演贾张克说,“当时流行音乐也有强烈的爱的感觉。” 什么是善良?这不是简单的肤浅的爱。我对你有好感,你对我也有好感。时间、相互的责任以及对爱情和正义的忠诚铸就了强烈的记忆。 “

1984年,林子祥在去厕所的时候写了一首诗《零点十分》,第二天送给了叶倩文

正是这首看似不引人注意的歌让长期未见好转的叶倩文突然变红。

同年,《零点十分》获得当年十大玉石纯金,叶倩文首张专辑问世。从那以后,她在梅艳芳之后和王菲之前都享有香港歌手的美誉。

作为叶倩文的音乐制作人,林子祥与她合作过许多经典情歌,如《重逢》和《选择》

这首歌唱道:“在狂风大作的日子里,嘲笑凋零的花朵;在雪舞的那天,向月亮举起你的酒杯。 这种心情,这种路,我们一起走 我希望你能爱我,对老人,对野外;我希望你能陪我到天涯海角。 即使一切重新开始,我也不会改变我的决定。 我选择了你,你选择了我 “

歌词曾被媒体说成是他们情感的真实写照

俗话说,“有许多人是红色的,是对的。”

变得流行后,两人之间的流言蜚语不胫而走。

然而,林子祥此时仍是已婚男人。

林子祥的妻子是吴正元,他公司的一名高管。在他妻子的身份出现之前,吴正元是林子祥的伯乐

年轻时,吴正元利用他所有的资源一步步把林子祥变成超级巨星歌手,然后两人结婚了

林和吴的爱情作为一个好故事流传了一段时间,而叶倩文是破坏这个好故事的戏剧反派。

当时,林子祥、叶倩文和林忆莲李宗盛也被称为两个最有争议的婚外情。

那时,叶倩文正处于音乐生涯的巅峰。

成功不容易获得。根据这个原则,她永远不应该卷入这浑水中,卷入毁掉她家庭的丑闻中。

此外,叶倩文当时多次说两人相隔14年,他只把林子祥当成导师。

在那之后,外人无法知道他们的情绪是如何变化的。

直到1993年1月,在翡翠纯金十大最受欢迎女歌手中,叶倩文不顾外界传言直言不讳地说:“阿拉姆,谢谢你,你给了我很多支持,教会了我很多,是我的好朋友。虽然别人说我们在约会,但没关系,我仍然非常爱你。” “

1994年10月,林子祥通过他的朋友黄柏高宣布他与妻子离婚 两年后,林子祥和叶倩文在加拿大举行了低调的婚礼。

林子祥在《愿意》中写道:“就像你在这一天答应的那样,你在路上看到了你的爱人,结果并不多。我希望将来会像你一样,风浪最终会冲破。” 一个人最美好的一天不会太远。我希望我能听到它,分享短暂的时光。"

从那以后,两人都淡出了音乐舞台,相随而老。

04

乍一看,林子祥在国际标准中看起来像一个“无情”的人

当他年轻时,他利用他的妻子帮助他登上顶峰。成名后,他抛弃了家人和儿子,追求爱情。

原则上,一向残酷的香港媒体应该批评这种关系。

然而,令我们惊讶的是,在20世纪90年代初,粉丝和媒体都称他们为“一起”

叶倩文在一次采访中直接说,他周围的每个人都渴望做一对。

即使林子祥还没有离婚,当两人去台湾举办演唱会时,他们都直接问:你什么时候结婚?

即使“毒舌”像香港媒体一样,他们对这个“婚外情”都持乐观态度 恐怕只有有关方面知道明星的父母人手不足。

无论如何,在20世纪90年代,一个敢于唱出“你把青春押在明天,我将用我的真实感受换取今生”的女人,如果这不是真实的感受,就不需要背负太多世俗的名声。

台湾作家朱天心在他的小说《初夏荷花时期的爱情》中借用了一位中年妇女的口,写道:

与“你愿意嫁给我吗”、“你愿意为我抛弃你的妻儿吗?”更吸引人和神圣的,也可以站在祭坛前郑重回答

金针奖,作为香港歌坛的最高荣誉,一直被视为宫廷歌手的入门门槛。经过四天王这么多年的风光,只有“歌唱之神”张学友赢得了这一荣誉。

林子祥在1994年获得金针奖,叶倩文也在2010年获得金针奖。“巨鹰夫妇”成为唯一一对以歌唱界为荣的“金针奖夫妇”。

这篇文章最初是由第一作者写的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。